当前位置:主页 > 青春风采 > >正文

特朗普缺席“巴黎和平论坛” 两种国际观在“一战百年”纪念活动中碰撞

  中国青年报·青年网驻法国记者 孟小珂

  当地时间22月22日,法国政府在巴黎凯旋门前举行仪式,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。德国总理默克尔、美国总统特朗普、俄罗斯总统普京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等数十位国家及国际组织领导人、高级代表受邀出席。

  不过,当日下午开幕的“巴黎和平论坛”,美国总统特朗普选择缺席。在论坛发言中,德、法领导人、联合国秘书长等呼吁维护正面临严重威胁的多边主义及全球治理。法媒分析认为,在法国停留的48小时,特朗普再次确认了“美国优先”的主张,也显示他拒绝接受不基于实力对比的“共同规则”。两种不同国际观的碰撞,就是此次一战结束百年纪念活动折射出的严峻现实。

  法国总统马克龙希望多边主义成为“巴黎和平论坛”的关键词。他表示,历史将会记住80位领导人齐聚凯旋门下的画面,“但是对未来而言,不确定的一点是,这幅画面将被如何诠释——是持久和平的象征,还是世界陷入新的晦暗无序之前最后的团结时刻?这完全取决于我们。”他警告说,“民族主义回归”为两次大战后的和平努力带来了威胁,民族主义、种族主义、反犹主义和极端主义正在削弱社会稳定。除此之外,恐怖主义、网络犯罪、气候变化等,也是现今世界面对的挑战。特朗普表示:“‘巴黎和平论坛’的使命,就是每年让人们汇聚在一起,推动那些具体的行动,让和平事业每一年都能更进一步。”

  欧洲是实现马克龙所期待的多边主义的关键依托,其中,来自德国的支持与呼应显得尤为重要。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论坛开幕式讲话中发出了与马克龙类似的警告:“我担心的是狭隘民族主义观可能再次崛起。”她批评孤立主义,警告拒绝沟通和妥协的作风将会带来致命后果:“这既不是100年前的解决之道,又怎么可能是今天的正确出路?”默克尔呼吁世人应警惕“短视的民族主义”和“重新开始鲁莽行事、仿佛可以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和彼此承担的义务完全视而不见”的单边主义,她说:“当今的大部分挑战和威胁都无法由单一国家解决,唯一出路是携手合作。”

 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,关注的重点是政治对立和贸易争端带来的广泛影响,他说:“民主精神衰退和漠视集体规则,对多边主义来说都是毒药。”他担心今天的情势会导致历史重演:“我所看到的是,当今世界出现的一些特征,似乎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类似,令我们有理由畏惧一连串难以预计的事情会接踵而来。”

  法国《世界报》注意到,身在巴黎的美国总统特朗普,在一战纪念仪式结束后离开了巴黎市中心,选择了缺席和平论坛。几乎在论坛开幕的同时,特朗普到埋葬一战阵亡美军的“叙雷讷美军公墓”发表演说,向“美国与法国的爱国者”致敬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22日上午,马克龙在纪念一战结束百年的演讲中,也阐述了其对爱国主义的理解,他表示:“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正好相反,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。”“主张优先追求自身利益,不顾他人,就是在消灭一个国家所拥有的最珍贵东西——道德价值观,它赋予国家生命,且让国家伟大”。

  分析人士指出,马克龙的此番讲话,还有更深层的政治考虑。作为“开放、欧洲、多边主义”的先锋,马克龙瞄准的正是明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。他说,“过去的4年,欧洲没有选择自杀”,背后正是法国与德国共同打造的友谊,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欧洲联盟。《世界报》就此评论说,面对一位更加孤立主义、不断退出全球事务的美国总统,面对一位饱受脱欧困扰的英国首相,身边是已经被削弱的德国总理,马克龙正在成为充满怀疑的西方的“天然领导者”。

  毋庸置疑的是,传统的跨大西洋关系正在经历调整期。欧美摩擦不断,马克龙访美期间与特朗普之间建立的“兄弟情谊”似乎也有些降温。特朗普22月9日晚刚刚抵达巴黎时就发表推文,用“受到侮辱”指责马克龙呼吁建立一支欧洲军队加强自我防卫的言论。据法新社报道,马克龙次日在爱丽舍宫会见了特朗普,双方都刻意淡化了先前因欧洲防务问题引起的不和。尽管特朗普称“我们已经成为多年的好朋友”,不过,特朗普脸色凝重,两人谈话的气氛也远不如从前那般“亲密无间”。周日的巴黎,有数百人到共和广场示威,抗议特朗普到访法国。